青翠翠金什么,花开天下四川卫视

文/朱以光

春天的齐家堰,那是梦中的河流,蜿蜒,曲折,深邃,两山之间的峡谷构成了它的河床。两岸有零星的人家,多是绿树掩映着洋楼。河水映照着人家,杂花生树,鸟鸣花丛,吟赏烟霞。三三两两的闲人守护着河水,垂钓着游鱼,欣赏着美景,享受着宁静。

我们向梦中走去。河面平静,如一袭碧色的丝绸,雍容,华贵,典雅。河这边有高低错落的树,有柔美的藤蔓植物倚树而生,有金黄的菜花蓬蓬勃勃地怒放,有田间的植物在自由自在地生长;河那边是依山而生的树林,茂密,繁盛,将山形土地覆盖得严严实实,其色绚丽,其态多姿,连天上的朵朵彩云也仿佛为之逊色而飘忽而去。

有鸟的奏鸣曲响起,清脆的,华丽的,质朴的,情景交融,此起彼伏,婉转,悠扬,多情,像在歌唱着这长流不息的河流和被它无私孕育的瓜瓞绵延的生命。

转过一个山弯,新的树林覆盖了去路,树间显现的山下河流稀疏的倩影,像一个风姿绰约风情万种的女子,在我们心中招摇、浅笑。她狐媚,妖娆,撩拨人的灵魂,刺激人的心跳,还有什么犹豫的呢?哪怕前方没有金陵女子,我们亦非秦可卿和贾宝玉,也要把它当做飘着红楼梦曲的太虚幻境一探究竟。

我们开路取道,拈花微笑,忘记了本是尘世中的凡胎俗人,自以为就是悠游山水的神人仙家。嚯!这样一想,我等自有仙气生,到处闻得花蜜香!我们飘飘然,欣欣然,循着花蜜之香,神游河川之旁,恍兮惚兮,惚兮恍兮……

待我们出得山林,才知真正误入了人间仙境:那妖娆如狐媚女子的河流在这里娴娴静静,左侧好像是水上长出了农田,里面全是油菜高举的一片黄金,铺向水边,铺向天边,仿佛蓝天也是一片翠金;右侧是一片农居,清一色的白墙洋楼,像是一幅幅清新的水墨画点缀在这美丽的山水间,仿佛要与天地精神相往来;水中还有一个世界,两边是翠绿翠绿的杨柳,长成两条弯弯的绿线,长长地向远方延展,有白鹤和野鸭嬉戏其间,中间是水上世界的倒影——那些山,那些树,那些花,那些草,那些鸟,还有那深邃悠悠的蓝天。

凡是河流沿岸的任何一种事物无不映照其中。于是,水中世界,镜中藏宝,像一件件绝美的艺术品,温润纤柔,风流光华,梦幻奇绝。这里当然不是太虚幻境,但我们确实看到了几个美女,在河边像男子一样垂钓,几根钓竿,几盒鱼饵,几副渔具,还有网兜里几十尾闻“香”被俘的游鱼。这样的画面,令我们几个城市俗人感慨,那几个金钗美女却不以为意,说钓鱼只是好玩,她们就是房子那边的村民。

继续溯流而上,有一片草地,有几户人家。草地上是花的海洋,雪白的,翠绿的,金黄的,紫蓝的,粉红的,应有尽有。几个人散布在远处的田里劳作,构成了一首十分动人的田园诗。一个80多岁的老奶奶在屋前看护着重孙,那一岁多的小男孩咿呀叫着,摇摇晃晃走着,一老一小在屋前的竹林里像游戏一般,嘻嘻哈哈,融融洽洽。这世界也许会地老天荒,但这样的人生相续,应该是这河流之上另外的浪花。

我们不再往前走了。我们不说远山青翠的乔木、嫩绿的灌木和点染其间的各色花树,只说眼前:水边杨柳依依,多像那河流美丽的裙裾;岸上桃花灼灼,好似那河流多情的眼睛。

【作者简介】

朱以光,四川通江县人,现居德阳。有小说及散文在《青年作家》《红岩》《四川文学》《散文百家》《华夏散文》《文艺报》等刊发表。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版权声明:
作者:18873009973
链接:https://www.kubabi.com/baike/2340.html
来源:酷芭比攻略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