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原召唤玛斯部落宝箱在哪里,石油小镇在什么地方

我的回忆录第5节:《连接马家滩和大水坑的66号公路》

从宁夏灵武马家滩一路向南,横穿盐池县大水坑镇的这条公路,是我们石油人自己修的。

1970年初,长庆油田成立,但马家滩和大水坑这两个石油基地之间却没有公路。所有的人员、车辆都是走过去荒原上的便道,一遇沙尘暴,迷路是常事。有许多次,钻井队夜间缺钻井循环水,车队派水灌车去送水,司机迷路了。在荒原上找不到明确的方向,开了一晚上也找不到井队,天亮了才能辨清方向,气得司机直跺脚。由于耽误了生产,司机回来不仅受批评,还得背处分,司机备感委屈。还有大白天遇到沙尘暴,便道的路让风沙埋了,找不见车辙印,本来40几公里,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,司机硬转圈开了六七个小时,硬生生烧干一箱油,将车抛锚在外边。直到沙尘暴停了,单位上见车未回来,又派车和人去找,才找到。几个月下来,意外频出,于是修一条连接两个石油基地的公路就成了当务之急。

当年夏初开始,石油人因地制宜,修了这条长42公里的公路,历时半年。公路依地形而建,一会儿上坡,一会儿下坡,高低起伏,像站在海浪上,一往无前地奔向远方。行驶在这条路上,沿途的村庄,草原,烽火台,煤矿,油田等匆匆掠过。这是中国版的“66号公路”(美国的一条连接洛杉矶和芝加哥之间的穿贯美国东西的公路)。

公路修好了,人员设备的运输问题解决了,但是接下来又有了一个新的麻烦。

当时,银川石油勘探指挥部,仅有一台100口电话交换机,装有40多部单机,只能内部通话,难以与外部联系;每当石油部召开电话会议,都要事先发来电报通知,领导们乘车颠簸七八十公里,到地方上的邮局会议室去收听电话,效率低下,还经常耽误事。于是大水坑到马家滩42公里的通讯线路,又成了工作重点。

塞外的寒冬,狂风呼啸,沙石飞舞,职工们头戴狗皮帽子,身穿老羊皮衣服,发扬石油人“有条件上,没有条件,就创造条件也要上”的艰苦创业精神,冒着深冬凛列的寒风、踏着积雪开始架设通信线路。

架线就要先立电线杆。一根水泥电线杆高8米,重好几百公斤,四十多公里的距离,纯靠人力的话得干到什么猴年马月去?当时我在运输队工作,既能开卡车也能操作吊车,于是我就被抽调过来协助立电线杆了。

一共20几个施工人员,就我一个算是技术工种,既开车又操作吊具,不停地爬上爬下,一天下来浑身就像散了架一样。其实,我的活还算是轻松的,当年我开的是前苏联产的K200玛斯吊车,吊起来一根电线杆只要十几分钟;但是负责挖坑、填土、固定的同志们可就难了,大冬天在茫茫戈壁上用镐头、铁锨生挖出一米多的深坑,然后再填埋、固定,现在想想都觉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而且当时后勤也跟不上,冬天的喝的是带冰渣的凉水,啃着冻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,一咬一个白印,经常咬着咬着牙齿就流血了,成了带血的馒头。我记得最多的一天立了78根杆,当天收工时,所有人都累得东倒西歪,走路都不稳了,连汽车大厢都爬不上去。就这样四十多公里的路,将近一千根通信电杆,在我们的劳动号子下,半个月就立完了。

当时我们在前面立电线杆,后面还有油田通信人架设线路,每个人都是扛着几十斤的电话线,在戈壁滩的雪地上一步步往前拖。丛立杆到最后电话成功接通,一共经过了70多天的奋战。从此将宁夏区域主要石油基地的电话总机连接了起来,建成了油田初期的电话网络,也为后来开始的长庆油田大会战的通信指挥奠定了基础。

后来每当我开车去马家滩执行任务,在望不到边的戈壁滩上奔跑时,看到路边像哨兵一样傲然耸立的通信电杆,心里总会默默感到一丝骄傲和自豪。

50多年过去了,随着通讯技术的发展,当年的电线杆有些还在,但是电话线早就换成了光缆。这是条石油人的路,也是长庆油田走过的路。

(配图源自网络)

版权声明:
作者:18873009973
链接:https://www.kubabi.com/gonglue/5497.html
来源:酷芭比攻略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